Eve of graduation

2020 6.28 午夜 周日 暴雨
我的思绪剥茧抽丝般一层层显露出来。刚刚在雨中走路,想到今天是离校前的最后一个夜晚(没有毕业典礼、连续阴雨、进出校要刷通行码的毕业季)

我感觉非常魔幻,在十一点三十五分,忽然想起来这是离校前的最后一夜,于是我骂了一下天气,拿着伞出门找傅嘉贝。

“不会有人这个点和男的出去散步吧?”
“有的 我”
“不会吧”
“我到楼下叫你”
沿着老路线漫游生活区,那把本来破洞的伞变得更破了,我诉说我恍惚的一天(或是两天)在毕业前夕翻铁丝网进了象山(这是我第一次翻墙)拿着相机沿两年前走过的路重新走了一遍,拍下来,主客观上感觉破败了许多。因为疫情影响,这次偷渡进来没有发现大量的游客,
是很难忘的经历。

晚上我在工坊里通宵了,【删除】看起了证券分析师的资料和为几天后入职工作做复习和扫盲的准备。我真想说自己是个工作狂啊。不学习就会感觉空虚,自我质疑彼时彼刻的意义和目的。这又会让我陷入矛盾,我是追求过程还说结果啊?往往知行不一……

我和傅分开后,暴雨突然下大,那把小透明伞只剩2/3的伞面了,其余部分挂在一边淋湿我一侧的肩膀,路面积水漫过拖鞋。
当路上一个人也没有和大暴雨、时间是离校前一天晚上联系在一起的时候,会感觉相当诡异。我徒步在路上,水面泛着路灯的反光,即使是午夜也很炫目。想起刚刚和傅分开的时候说的话:
“你好像很不舍啊”
“下一次见面不知道是什么时候,可能是明年了”
......
其实我有和几个人认真告别,心里很珍惜,想的是“也许不是明年,也许以后大家会见不到我了”但我没有说出口。他一闪而过,提醒我他的存在,提醒我我的存在,还有提醒我按时吃药。

象山公社布展的前一天我晃了一圈,但是工作和南山毕业展预约重合。这可能是个遗憾?但遗憾本身是有所期待的事落空让人失落吧,这么一想似乎没有所期待的。

我恍惚的离校前的时光从前天下午开始到现在。翻墙这种学生时代相当叛逆的事,终于在毕业前一天做到了,心里有莫名的愉悦。

End.💖

Since you've made it this far, sharing this article on your favorite social media network would be highly appreciated! If any questions, plz contact me!

Published